光亮的大地
大地的苍穹

Queen of France

*米flo

*AU,设定来自好友 @沉默的贝壳 狼人!米/人类 !弗洛


*


关上门之后,米开朗基罗把钥匙和采购的食物袋子一起扔在鞋柜上。

房门钥匙上挂着去米兰旅游时买的廉价纪念品,撞着木板发出一点响声。秋天洛杉矶的公寓里装满了风,清脆的像一张干燥的砂纸,空荡荡的。他毫无顾忌的跨过脱下的衣服去冲凉。米开朗基罗赤着脚出来的时候来电铃声响了两声,在他接起来之前戛然而止,米开朗基罗把它从地上的外套里掏出来,回拨过去只转到了留言箱。衣服被放进了洗衣篓,生鸡蛋、整块的牛肉和一大把西芹被放进了冰箱。他换了件体恤,从过期报纸和设计杂志下面摸出了遥控器。电视上还在播...

flo和他的喵是我这个月见过最治愈的东西。
他真的,太好了。

We'll never be alone.🖤🎀@沉默的贝壳 

@S104 
觉得您的人鱼扎真是太好吃了(昏厥)特别中意扎赞美萨的名字,每念一次都是一次告白。扎的才情若放在歌唱上真的只有塞壬可比。真的是极端浪漫,极端诗意的一篇。
吻您。

心都死了。

加冰威士忌

NOTE:

Prompt from my dear friend Ivy.

一个假设:如果他们在MOR之前相遇会怎样?

注,关于义务兵役和年龄差细节可能有误,只为带感,请勿深究。



第一印象:又是一个摇滚乐队里热衷摄入酒精和脏话俚语的年轻人。


但是此时此刻他绝望的想要听到音乐—在他面前被演奏的音乐。吉他弦的颤动,头脑里的回响传送到舌尖再到另一个头脑,歌手紧张的喉头。所有这些他都想要,因为明天的营队里这一切都会化作泡影。天快破晓了,这座老城又冷又湿,雾气沉沉,即使夜猫子也都回了家,但他仍然走在翡冷翠空无一人的大街上,对他美丽的国家依依不舍。

“至少在...

Mes jours avec le psychique 1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S03E05 金色指


这一期节目开机的时候正是巴黎的秋天,梧桐树的金色的叶子铺满了戴高乐广场。在我带着咖啡去往摄影棚,我的高跟鞋踩在清...

© 覓川 | Powered by LOFTER